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火星

  虽说在投资上我很同意邱国鹭先生“从0到1”不如从“1到N”的逻辑,尽量避免过于高精尖的行业,但是此类行业我还是关注的。对于各种炫酷的前沿黑科技的赚钱能力我总是抱着将信将疑、疑大于信的审慎态度,但也总是怀着看热闹不嫌事大、多了解一点没有坏处的心理。

  比如咱们要去火星的事业,比你们这些电动车、比特币、小自行车借来借去的事情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我跟它谈笑风生。

  但去火星这事目前还遥遥无期,我们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来赚天上的钱。首先传统上而言,这种要的行业肯定是要让纳税人做接盘侠的——因为投入巨高、见效巨慢、巨不赚钱,私人部门奶不动,全靠砸钱供。但是我们伟光正的人民做事难免会有一些美中不足,比如官僚作风—— 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就天天被人喷组织文化、跟不上时代步伐。

  所以,最终,自利却又活泼热忱的私人部门(private sector)肯定是要拔刀相助的;而现实是,私人部门也正是目前“赚天上钱”的主力。根据美国太空基金会(The Space Foundation)的估算,目前广义的太空活动市场全球一年的收入总额大约是3000多亿美元,其中私人部门占了大头:39% 为商用太空产品服务(包括通信、和 地球观测(EO))、37%为商用基建与支持(包括飞行器、太空平台与地面设备制造;火箭发射服务;研发和保险等)。部门占了小头:14%为美国太空预算,10%为美国以外的太空预算。

  不算已经报废的太空渣渣,目前在地球轨道上栖居了1500枚左右运行正常的人造卫星,其中一半以上属于子;子在其盛年确实没少射,虽然全国人民勒紧了裤腰带。从用途来讲,在这些卫星中大约有700枚通讯卫星、370枚地球观测/科考卫星、100枚全球定位卫星;从性质来讲,579枚商用卫星、400枚官用卫星以及345枚军用卫星。(数据来源于忧思科学家联盟(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UCS)。)

  给你一个震撼的视觉效果,下图包括在地球轨道上的卫星以及太空垃圾(垃圾大小有夸张)。

  我们只能预期亲爱的地球母亲脸上的这层面纱会指数级地越来越厚,因为发射火箭的成本正在指数级地越来越薄。在不到十年前,你送一个东东进入地球轨道——不管是一颗卫星还是某个你的前女友——发射成本是每磅(大约0.45公斤)10000刀,这样你要发一个成年女子上去大概要花120万刀;而如今——多亏了将垂直整合玩到极致的SpaceX——Falcon 9 FT的发射成本是每磅 1200刀。于是在这点上即使再黑马斯克的人也要跪服:社会我马哥,人狠话又多。

  所以新贵对传统寡头的冲击是很大的。比起其主要竞争对手、发射界的老大——法国的Arianespace公司,马斯克的SpaceX目前的发射报价大概只有一半左右。所以Arianspace 的客户们可能心里都在纳闷:我的小目标仅仅是把卫星弄,我又不在乎这个过程是不是劳斯莱斯级的享受和体验,那为啥要多付钱给 Arianspace呢?资历老?靠谱度高?反正我买了保险。除了马斯克外,亚马逊的贝佐斯也准备每年卖掉10亿刀的亚马逊股票,来为他那个叫做Blue Origin的太空梦融资。大家都知道亚马逊的成名绝技是啥,提效率砍成本垂直整合这种事贝光头做起来肯定不输马大帅。

  贝光头与马大帅,再凑上个维京航空的老总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再加个微软的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这就可以凑成“东布西艾,南马北贝”的火箭四侠大格菊。这四个有太空症的大土豪,凑一凑大约是1200亿美元的身家,他们的症状已经纷纷发作。

  所以说太空行业燃吶,燃就燃在——在这里你会看到钞票为了梦想而燃烧的样子。我一直纳闷贾布斯怎么就没有说要造乐视火箭吶,不然东布西艾南马北贝中跃亭,这个梦想应该能让乐视网300104股吧)及其股东更加窒息。

  美国发射界目前的大佬是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是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五五开的合资公司。要说ULA还线年成立以来到目前一了100多发火箭,无一失败。当然ULA的爹妈都是超级人瑞——爹:年收入470亿美元的洛马,其航天部门的收入大约是不到90亿,在其所有部门中,航天收入第三、利润率第二。洛马总体市盈率22X,股息率2.4%。妈:年收入940亿的波音大约有不到10%的收入来自于航天,因此其航天业务的体量与洛马相仿,虽然占比较小,但是火星概念的成色仍然很足。而且波音业务多元化,市盈率22X,股息率2.2%。这两家公司大家都熟悉得如左手摸右手了,我就不多赘述。

  至于ULA的估值——反正2015年时造火箭引擎的Aerojet Rocketdyne 公司曾经要约20亿美元想要收购ULA,当时ULA的年收入一共18亿,市销率给了个1X,然后被ULA给断然。很多人认为虽然SpaceX是这个行业格大菊面的者,但这家公司毕竟年轻也暂时还挣不着钱;而洛马和波音都是大清朝年间就已经成立的大公司,业务多元收益稳定分红凑活,因此可能也许大概会是更好的投资标的,至少从历史走势而言都是超级大牛股。当然你也可以通过行业 ETF 来分散风险、优化组合。比如ITA(iShares U.S. Aerospace & Defense ETF)、PPA(PowerShares Aerospace & Defense Portfolio )、XAR(SPDR S&P Aerospace & Defense ETF)都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无论如何,在这些超巨公司的十二点方向,都而又地站着一个明亮如镜的大光头和一个人狠话多的火星男。

  这些上市公司能告诉我们做太空的生意,要如何才能搞出一个维持(self-sustaining)、不需要完全依靠外部融资的可持续商业模式。而这也正是下面这些初创公司面临的难题。

  在沙漠里干创业的不仅仅有贾布斯的法拉第未来。在加利福尼亚东南部的莫哈维沙漠(Mojave Desert),有超过 70 家与航天行业相关的初创公司在这个人口只有4000 的地方组团,此乃梦想家与实干家媾和的天堂。莫哈维沙漠号称是“太空探索的硅谷”,只不过你要习惯在身边时不时发生的小型爆炸。这里的创业者们每天都在思索如何把一个普通到不行的人甲或者一个菠萝大小的卫星送。

  莫哈维沙漠本身就是个很有故事的地方,1947年美国传奇飞行员查克·叶格( Chuck Yeager)在这里驾驶X-1飞机成为了第一个突破音障的人类(想象你坐在一颗子弹上)。如果你开车过这片沙漠,当你看到一批破旧寒酸、毫无颜值与科技含量的像破仓库一样的建筑群,你就已经开到了莫哈维航空港(Mojave Air and Space Port)。在这里你又会看到钞票为了梦想而燃烧的样子。

  比如,较老牌的有Scaled Composites的公司,致力于用非金属合成材料设计制造实验性的航天飞机,造型奇葩,令人脑洞大开。这家公司目前正与微软创始人、重度发烧友保罗·艾伦合作一起搞一种叫做Stratolaunch 的航天飞机——这种飞机的特点是全世界最大,其翼展长度大于一个橄榄球场,装备了六个波音747的引擎(747飞机有四个引擎,开两个就能飞)。Stratolaunch 的目标是飞进近地轨道。

  Scaled Composites还曾设计制造了一架叫 SpaceShipOne 的航天飞船,并在2004年完成了第一次由私人资本融资的航天飞行,而现在又搞Stratolaunch 这个可以带三枚火箭的庞然大物。 大家可能会奇怪辣么烧钱的东西是怎么融资的?很简单,保罗·艾伦持有一亿股微软股票,他爱怎么烧就怎么烧。

  不远处是与Scaled Composites 曾经掰手腕的XCOR,该公司曾致力于为太空旅游设计制造航天飞船,也被视为是布兰森维京系的维京银河公司(Virgin Galactic)的主要竞争对手。据称XCOR 曾搞出了“令NASA和美国空军神魂的在低成本高复用率的里的末级火箭推进技术“ (前CEO John Gibson语)。不过最近传来XCOR最大的主顾ULA已对其停止融资供血,XCOR的财务状况已经崩掉,并在六月裁光了所有员工。一个将近二十年的大叔型初创公司说崩溃就崩溃,也是挺令人唏嘘的。其棺网:

  而这也仅仅正是高精尖行业千军万马的 “从0到1”之中的一丝炮灰而已。和其光,同其尘,的宿命往往是光荣。

  只能说愿意花十万刀去太空旅个游的市场,不能说没有,但是绝对没成熟。在这种不能自行造血的行业里你要,那你就必须有亲爹,干爹都不行。比如同样在莫哈维试飞的维京银河,技术上未必有多牛,并且还在2014年发生了机毁人亡的重大飞行事故,但架不住人家有亲爹布兰森啊,就是能够挺过来。我只能说对于这种初创公司,有一个有太空梦的奉献一切的大土豪大亲爹要胜于有一个有军方背景的大企业大主顾。

  即使喜剧与悲剧交织不休,莫哈维的天空也是的湛蓝。正如航空港的CEO说:这就像是硅谷,大家在这里共享资源、彼此;你有成有败有笑有泪,当你某次试飞结束,你的同仁或对手一定就在不远处聚集。成了,他们会恭喜你的胜利;败了,他们会恭喜你勇于尝试的。官僚的NASA能够做到吗?这就是新太空的莫哈维之梦。

  因为太阳系其实没啥好去处,离地球比较近的几个,水星离太阳太近又没有大气层,白天400多摄氏度晚上零下170多摄氏度;,她嘴太损……啊不是,她大气压强太高,是地球的90倍,空中飘有大量硫酸气体;月球太小,没有大气,日暖夜凉,也几乎——这么说吧,啥都没有,除了怀古嫦娥和凝视地球,其他你啥也干不了;再剩下的一些和卫星都太远,飞过去,到了,人都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