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史秘闻:对的三次谦让

  在历史上,曾三次谦让于,一次次把推上党的重要领导岗位乃至最高领导岗位· 在那艰苦卓绝的国一内战争时期,这种领导对被领导的谦让,是让贤、荐贤。尤为可贵的是,的谦让不是消极的闪避和撂挑子远走,而是一种积极的协助与扶持。这常值得每个领导干部学习的。

  上井冈山之初,正是左倾盲动主义发展到高峰时期。1927 年11 月中央临时局扩人会议作出局候补委员的决定,来传达决定的人还为,致使有一阵子在沦为人士。

  1929 年2月时任中央局常委兼军委的,在对红四军不太了解的情况下,给写了一封信,史称二月来信。对二月来信的和决定提出抗辩。他在回信中指出中央对客观形势及主观力量的估计都太悲观,并强调在当前形势下,朱、毛不宜远离部队。向来虚怀若谷、对下属从不抱成见并且尊重前线指挥员意见的,看罢来信,立即意识到自己起草的二月来信确有许多不妥之处。他在局会议上作了,同意朱、毛不离开红军。后又有了党史上有名的九月来信。他握着行将离沪返任的陈毅的手,地嘱咐他:要请复职,仍任红四军前委,召开一次党的会议,统一思想,分清,作出决定。因此得以摆脱厄运,红四军又成了朱毛红军,从而结束了一次军内危机。

  复职后,马上修书中央。信中跃动着他复出的喜悦之情。这才有春风得意、驰骋赣南之举,也才有机会在随后建立的红一军团出任败治委员。将红军中的党代表改为委员是在九月来信中提出的。从此,毛代表便改称为毛委员了。

  1931 年年初,国际代表米夫在上海主持64中全会。因受王明排挤,被贬到苏区中央局担任。于1931年底到达苏区首都瑞金,毫无地首先去看望刚刚受到高强度的。

  因为到达苏区之前,上海派了一个由三人组成的64中全会代表团来苏区纠偏。这三个人就是党史上有名的三人团。他们作为狱差大臣,于1 931 年10 月间在赣南会议上对开展了高强度的,给他戴上三顶大帽子:狭隘经验论、富农线和严重的一贯右倾机会主义。会议作出取消红一方面军总司令、总名义及其组织的决定,所有部队集中统一于以为首的苏区。11 月,中央苏区第一次代表大会进一步撤销了苏区中央局代理的职务。然而由于在苏区的影响,在苏区一大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国时,通过了在上海起草的《 大纲》 ,选举为国家。毛之称由此而来,沿用终生。在苏区、军内的职务都被了,苏区党和军队仍然在一片危机之中。这就是到达苏区时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是在带兵啃不动赣州城这块铁骨头时,派项英去请称病休闲50 多天的的。这虽然不出所料,但在他听到恩来同志请你下山的急急如律令时,便不顾贺子珍要他等雨停了再走的劝告,冒着倾盆大雨下山了。

  然而上海临时中央此时仍在批,仍没有立三的立三线。他们来电三次反围剿的战略是完全错误的,是游击主义,是当前极大的。针对苏区中央局一再要兼任红一方面军总的,也一再复电力主恢复为红一方面军总职务,以免弄得多头指挥,而且使无事可做。的经验与长处,还须尽量使他发展,强调有负责,可能指挥适宜,中央局再三考虑前方意见。在的下,勉强被恢复了职务。

  长征途中,三次在三个层次、三个会议上将推上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前两次是为遵义会议作准备的,遵义会议是这两次会议的必然结果,都是出于的苦心。1934年12月12日在湘桂边的通道县召开了一次飞行一一扩大会议,史称通道会议。在通道会议上使红军避免了与五六倍于我之敌作战,从而避免了全军的。

  1934年12月18日,抓住在黎平休整三天的时机,召开了一次意义更为重大的局会议。李德仍然北上湘西的主张,争吵得很厉害,气得把桌子一拍,桌子上的马灯都跳起来,灯都灭了,这才把一向的李德镇住了。发挥会议主持人的作用,再次否决李德的错误主张,决定采纳的意见,西进抢渡乌江北上,通过有名的《 黎平会议决议》 。这样,李德靠边站了,又一次得到党和红军的支持。

  1935 年1 月7 日,红军攻占黔北重镇遵义,在那里按预定计划召开了一大以来最重要的会议----局扩大会议。会议作了四项重要决定:一、增补为局常委;二、取消三人团;三、调整军事指挥的分工,仍为最高军事,为军事指挥者,是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为军事指挥的帮助者;四、张闻天接替博古为总负责。曾经对贺子珍说:那时争取到的支持很重要,如果不同意,遵义会议是开不起来的。遵义会议后,部队一出发,遇上敌人一个师盘踞的一个据点,大家讨论怎么办。多数主张打,认为打了要吃亏,双方争执激烈,也急了,如果要打,我这个前敌不干了!张闻天眼看要撂挑子,也急了,竟说:你不干,就不干吧!一听这话,便扬长而去。

  原以为他这一走,众人会改变主意。不料众人竟举手通过撤销他的前敌的职务。回去一想:小不忍则乱大谋,觉得这样不对,便半夜里提着马灯去找,要把命令暂时压一压,还是想想再发。本来也是不同意此时去攻坚的,所以不忙于下达令。他同意的意见。第二天一早再开会时,终于把大家了。仍然当他的前敌。鉴于集体讨论作战部署不能适应变幻莫测的军事形势,于是向恢复三人团。

  中央局同意由、和王稼祥组成新的三人团,而以毛为首。喜不自胜地对说:这就好了,今后会要打更多的胜仗了!看到的神情这样兴奋喻决,心中甚为。因为新的三人团的成立,意味着和的地位过来了,毛不再是恩来同志的军事上的帮助者,而成为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了。对此不仅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非常高兴,再一次把深深地打动了。他觉得自己的这位战友、这位同志,是真正的主义者,在他身上有一种像纯玉一般、像水晶一般晶莹的品质。

  一而再、再而三地、推举,特别是在遵义会议上对的支持和谦让,在使在征途中得以跨越一个个坎坷崎岖,成为全党、全军,后来又成为全国各族人民的伟大,使他得以施展其雄才大略上,无疑起了关键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