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升值成致富之有多少千万富豪“囊中羞涩”?

  胡润研究院昨天发布的《2017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600万资产家庭数量已经达到362万户,比去年增长7.1%。其中,成拥有600万资产家庭最多的地区。同期,中国拥有千万资产的“高净值家庭”同比增长9.7%到147万户。报告称,每940人中就有1人是千万富豪。

  从大的数据来看,绝对是一个“喜大普奔”的新闻,我国600万资产家庭数量去年增长高达7.1%,千万资产的同比增长9.7%,也就是说,富翁增长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P的增长速度,中国的家庭越来富了。

  不过,我们要是认真分析一下,这一年来中国家庭是怎么福起来的,显然就不会是振奋了。众所周知,2016年是房价飙升的一年,房产升值成为多数家庭的致富之,我们的财富中房地产的比重实在是太高了。高额的总资产未必都能为带来“获得感”,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一座房子超过千万,可知其中有多少千万富翁“囊中羞涩”?

  房价高的地方千万富翁就多。位居高净值人群最密集城市第二,上海是第五,深圳、杭州、广州、珠海和宁波均在前十之列。这一点都不难理解,在这些城市只有拥有一套稍微像样子一点的房子,资产就会轻松超过千万。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好在杭州,一个老板的普通司机来自江西农村,几年前月供了两套房子,目前房价已经价值过千万了。但他说,只要不把房子卖掉,他的生活还是靠开车,房租勉强够月供。

  我们先来看看千万富翁的资产构成,恐怕就能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房产升值在我国“创造富翁”中的贡献了:

  在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构成中,企业主占55%,企业资产占其所有资产的60%,他们拥有180万的可投资资产(现金及部分有价证券),20万以上的车和价值200万以上的住房;金领占20%,他们财富中现金及有价证券部分增长至20%,他们拥有500万以上的自住房产,价值50万以上的汽车;炒房者占15%,房产投资占到他们总财富的90%,现金及有价证券占比5%;职业股民占10%,平均拥有450万以上自住房产,200万以上投资性房产和价值50万以上的汽车。此外,在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构成中,无论是企业主、炒房者还是职业股民,房产占财富的比重在20%-80%。

  实事求是地说,我国经济增长、居民收入增长是中国家庭近年来越来越富裕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次千万富翁中,企业主仍是绝对主力,占55%,企业资产占其所有资产60%,也就是说企业经营贡献社会财富仍是我国的主流。不过,这个群体的房地产资产比重也说明,我国最具财富能力的人群也呈现出财富“房地产化”。这对于创新、创业、经济增长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金领、炒房者、职业股民大约占了千万富翁45%,这其中不少是“房奴”“车奴”“孩奴”,每月还按揭之后有不少人是“囊中羞涩”的,所谓的“千万富翁”,他们的个中滋味,正如季羡林先生说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中滋味,实不足为外也!”

  经过2016年房价飙升之后,在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只要有一套房子,基本上就离千万富翁就不远了,但假如只有一套自住房,实际上这样的房产资产对于生活质量提升等毫无价值。要是月供一套上千万的房子,恐怕真是“房奴”,几乎一辈子为银行打工。

  近日,还有一个关于富翁的消息也在网上也被广大网民吐槽。据说,月入万元(每月12万元以上)就是全球第6000万富豪,大约处在全球前1.04%的状态。据说中国有1500万人是月入过万,不过他们绝大多数人是体会不到“全球前1%”富翁所带来的幸福感的。

  这涉及到“货币购买力”问题。记得刚出50元、100元钞票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的工资还没有成为全球前1%的富翁,三个人在广州像样子吃顿饭,一百元的还能找回不少钱。那时候,假如你拿一张百元钞票去买一张1元的,绝对要挨报贩子一顿臭骂。最近,我在报摊上100元买,居然不止一次被报贩子找零了。很简单,100元在人们的概念中已经不是什么大钱了。实际上,千万富翁也同样涉及到“货币购买力”问题。